印尼青山園區開發的實踐與思考(一)
——青山鋼鐵印尼業務不到5年躍居全球第二,怎麽做的?

2018-05-05
沙龙国际 黃衛峰

引文

321日,在由上海市商務委和上海市海外救援服務中心(上海市對外經濟技術交流中心)共同舉辦 “大咖经验分享”系列之“印尼青山园区开发的实践与思考”活动中,青山钢铁董事局副主席、沙龙国际董事长、印尼经贸合作区青山园区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黃衛峰作为分享嘉宾。他从两国政策、文化差异、工业区开发模式和对策、国际产能合作、企业社會責任,以及如何应对海外投资安全风险等方面分享了青山钢铁印尼业务是如何在不到5年的時間裏躍居全球第二的。

1551680280692983.jpg

△國際産能合作領軍人才培養計劃企業導師,青山鋼鐵董事局副主席、印尼經貿合作區青山園區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黃衛峰在授課課堂上。


要點

1、到201810月,印尼青山工業園區的不鏽鋼粗鋼年産能將達到300萬噸,讓印尼的不鏽鋼粗鋼産能一下子從零躍居全球第二(全球第一當然是中國),這些數據都讓印尼總統佐科非常開心!

2、在印尼搞園區建設,怎麽買地?這裏面有學問。跟省長、縣長說沒用。印尼青山工業園區的做法是悄無聲息地向農民買。

3、印尼人非常可愛,不喜爭辯,領導跟他怎麽說,他就接受。不會給別人挖陷阱,更不會把錯誤推到別人身上。在他們身上,我們看到了清純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

正文


园区全景图—20180426104550.jpg

△印尼青山工業園區全景


青山系企業從1992年開始一直專注于不鏽鋼生産,經過26年的發展,已經成長爲一個大型的民營企業集群。2016年,青山系企業的不鏽鋼粗鋼産量爲580萬噸,銷售收入1028億元人民幣,員工3萬多人。2017年産量爲748萬噸,居全國第一,亦是全球第一。

不鏽鋼的主要原材料是鎳,占到總成本的60%70%。這意味著,掌握鎳礦就掌握成本控制的自主權,就能擺脫國際鎳價波動對企業的影響。中國沒有鎳礦資源,從2008年開始,青山鋼鐵全球布局就把進入鎳礦資源開發行業納入企業的謀劃重心。

2009年,青山系企業進入蘊含豐富鎳礦資源的印度尼西亞展開投資。201310月,印尼青山工業園區作爲中-印尼重要合作項目簽約。迄今,青山系企業僅用不到5年時間,就把遙遠偏僻的蘇拉威西小漁村建設成爲一個集鎳礦開采、鎳鐵冶煉、鉻鐵冶煉、不鏽鋼冶煉連鑄、不鏽鋼熱軋洗退全産業鏈的現代化工業園區。到201810月左右,印尼青山工業園區將建設成爲年産300萬噸不鏽鋼生産能力的産業基地。

其間,我們作爲較早走出去的中國企業,有一些實戰心得,可以跟國內的企業家們分享。


國家領導人見證,印尼青山工業園區項目簽約


习大大见证签约.jpg

△2013年10月3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時任印尼總統蘇西洛共同見證印尼青山工業園區設立以及首個入園項目簽約


印尼素有“千島之國”之稱,在2014年初開始實施原礦出口限制令以前,印尼紅土鎳礦出口量居世界第一。

隨著經濟的發展,印尼已經不再滿足于僅僅成爲“全球最大的鎳礦出口國”,而是希望提高礦産資源附加值。值此之際,青山系企業進入印尼鎳鐵冶煉行業,投資建設印尼青山工業園區。

印尼青山工業園區位于印尼中蘇拉威西省MorowaliBahodopi鎮,離海岸約一公裏,園區總規劃用地約2000公頃,園區土地所有者、園區管理者爲印尼經貿合作區青山園區開發有限公司(PT. IMIP)。PT. IMIP由沙龙国际(青山钢铁旗下集團企业,持股66.25%)和印尼八星集團公司(持股33.75%)合資設立。

20137月,印尼青山工業園區首個入園項目蘇拉威西礦業投資有限公司(SMI)年産30萬噸鎳鐵及其配套2×65MW電廠項目開工建設,項目占地95公頃。

2013103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時任印尼總統蘇西洛出席在印尼雅加達舉行的中國—印尼商務協議簽約儀式,印尼青山工業園區作爲其中的項目之一成功簽約。也就是在這次印尼出訪中,習主席向全球提出構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倡議。

 

鸟瞰图(习大大下面).jpg

△印尼青山工業園區局部鳥瞰圖


今天,大家到印尼青山工業園區參觀,看到的是整潔、漂亮、熱鬧、繁忙的園區場景,但就在四、五年前,這裏還是窮鄉僻壤。從2013年發展到現在,園區已經具備海、陸、空齊全的進園通道,發電裝機容量126萬千瓦的電廠,兩座10萬噸散貨碼頭、80余幢生活用房、4幢辦公用房、1幢接待用房、4座通訊二級基站、1套引水設施還有2座供當地穆斯林信衆做禮拜的清真寺。


印尼青山工業園區讓印尼不鏽鋼粗鋼産能從零躍居全球第二


签约新.jpg

△2015年5月29日,印尼佐科總統(左三)親臨青山工業園區,宣布首個入園項目正式投産並發表重要演講。


印尼青山工業園區由園區開發公司管理。建設之初,園區沒有電,沒有水,沒有房屋,沒有道路,都需要我們自己建設。

這期間,印尼政府做了什麽呢?政府爲園區建設了廉租房、技術學院。

園區的首個入園項目在20137月開工,2015529日,現任印尼總統佐科來園區視察,並宣布項目正式投産。這之後,首批鎳鐵産品、不鏽鋼進入市場。

2015年,印尼青山工業園區被印尼工業部評爲“工業園區新秀獎”,20168月被中國商務部和財政部聯合確認爲中國境外經濟貿易合作區。

20174季度,印尼青山工業園區的鎳鐵産能是150萬噸,折合純鎳15萬噸,不鏽鋼粗鋼産能200萬噸。

截至2017年底,印尼青山工業園區的實際投資總額已經達到34.15億美元,實現不鏽鋼年産能200萬噸,熱軋300萬噸,鉻鐵60萬噸,發電裝機容量126萬千瓦。

201810月左右,園區整條産業鏈所有項目將全部建成投産,屆時,鎳鐵産能會達到200萬噸,不鏽鋼300萬噸,鉻鐵60萬噸,發電裝機容量196萬千瓦。

300萬噸不鏽鋼産能是什麽概念呢?2016年,全球不鏽鋼粗鋼産量約4490萬噸,這在全球占比是比較高的。這樣,就把印尼的不鏽鋼粗鋼産能一下子從零提高到了全球第二(全球第一當然是中國),這些數據都讓印尼總統佐科非常開心!


在印尼開發工業園區,與土地相關的事兒跟中國完全不一樣


园区鸟瞰图2.png

△印尼青山工業園區鳥瞰圖


印尼青山工業園區整個占地面積是2012公頃,已獲印尼政府批准的工業建設用地是600公頃。为什么占地面积这么多,工业用地那么少?因为我们是留了很多的“白”,为什么留白?这与印尼的土地制度、法律环境、社会文化、历史传统紧密相关。

土地,在中國由國家所有,但在印尼,由個人所有,且私人財産神聖不可侵犯。因爲土地所有制不同,在印尼搞工業園區開發,玩兒法與中國截然不同。

在中國開發工業園區,開發商至少在三個環節有利可圖:一個是通過政府批地,園區獲得一級土地開發資格,把農用地變成工業用地,這就獲得了土地增值;第二個,中國的開發區都在大城市周邊,政府允許把若幹面積的工業用地改變爲商業用地,再一次獲得土地增值;第三,園區招商好,稅收上來,政府會將部分稅收返點給開發商。

以上三個盈利點在印尼都不成立:

首先,土地的一級開發是敞開的,誰都可以開發,只需要報政府審批,政府批准即可;

第二,園區所在的印尼中蘇拉威西省MorowaliBahodopi鎮是一個窮鄉僻壤,我們的園區邊上是礦,再邊上是太平洋海岸線,距離生活中心很遠,根本做不了房地産類的商業開發;

第三,沒有人給你任何稅收返點。

因此,我們在境外搞園區的唯一優勢,可能就是搞搞批發,把一片土地拆成一小塊一小塊,出租、出售。但是,這種做法在輕工、輕紡行業還可行,在我們這種冶金重工業完全不可能。上述,就是我們首先要面對的印尼國情。


在印尼建設園區,政府、官員的角色與中國完全不一樣

在印尼做園區建設,無論是開發環境以及政府的角色,都與中國迥異。首先碰到的,就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困擾。

印尼青山工業園區建設之初,真是一片空白。沒有電,沒有水,沒有路,更別提什麽七通一平了(給水、排水、通電、通路、通信、通暖氣、通天然氣或煤氣,以及場地平整)。

因此,最初當我們想爲青山工業園區招商時,就會變成這樣的場景:

你想讓人來建工廠,人家會問,電廠什麽時候建好?沒有電,我無法生産。于是,我們跑去找大型央企發電企業,請來這裏建電廠吧!人家也提出問題,我建電廠沒問題,你園區內的工廠什麽時候進來?發了電,周邊沒有電網,我發電給誰用?于是就陷入了“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死循環。

在印尼,我們不能期望地方政府爲招商引資出大力,因爲它的能力有限。印尼政府手裏沒有土地,沒有電,沒有資金,掌握的資源很有限,它很難與企業談判。更何況,中國地方政府官員如此敬業,這在印尼是不多見的。

印尼的官員會幹什麽呢?由于印尼的政治體制實行的是普選制,他們的玩法跟中國官員完全不一樣。我跟大家講講第一次聽中蘇拉威西省長在我們那裏講話的故事。

省長到我們的項目視察了,開始講話,大約用三分之一的時間講支持我們的項目,然後用三分之二的時間對工人們說,你們到這裏來,如果中國企業有什麽對你們不好的,如果工資太低了,你們來找我,我給你們出頭。這後面的大半截話就是相當于一個競選演講。

在中国,我们进入一个地区投资,如果这个市、这个縣的常委会赞成我们怎么做,当地公安局就不会有另外的意见。但印尼不是的,政府一条线、军队一条线、警察又是一条线,还有最重要的,宗教势力更是力道雄厚的一条线。

所以大家要注意,即便你见了省长、縣长,他们说了什么,在他的职权范围内是可以的,如果不在他的职权范围内,你要小心甄别,他的话是否算数。

建設青山工業園區的六大實用招數

根據上述情況,我們采取的對策是什麽呢?

第一招,“暗度陳倉”向農民買地。

怎么在印尼买地,这里面有学问。一些中国企业到境外,往往先去找縣长,说,我要20平方公里的土地,定位定在某某地方。縣长会说,非常好,欢迎,你跟农民去谈吧。因为土地是私有的。

第二天早上,大家就都知道中國一個大企業要在這地方建一個開發區,農民對這片土地價格的期望值一下子就升了上去。而且土地沒有公允價格。

我們曾有過這樣的遭遇,兩年前我們買的地,一公頃3000多美元,兩三年後,周邊的土地價格就升至每公頃20多萬美元。

怎麽辦?于是,我們重新做了土地規劃,然後找到其中地塊比較大的地主,跟他談判:你這塊地只有2公頃,你可以想辦法擴大,你擴大到一定面積後,我們再用比較高的價格從你手裏買地。這個價格是事前談定的,比如你賣我們2公頃時,我們給你每公頃5000美元;你如果賣到10公頃,我們給你每公頃6000美元,你如果賣到15公頃,我們給你每公頃7000美元。于是,這位農民就向其他農民買地。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還解決了未來如何使用土地的問題。購買時,我們就會跟村裏比較有威望的人說好將來我要做什麽,他聽到以後就照辦。這跟中國買土地的形式完全不一樣,我們就是向農民買。

第二招,“自拉自唱”搞基礎設施建設。

當我們想找一家發電企業來投資電廠而不得之時,我們只能趕鴨子上架自己來。每個項目自己配電廠。

大家都知道,中國在30年前就沒有獨立的小電網了,而在我們那個地方是沒有公共電網經過的,只能自己建立一個獨立電網。獨立電網在大容量負載下,如何保持電網的穩定,這是一個大問題。但是,沒有辦法,我們就是這麽一步一步走過來的。

第三招,搞“招股引資”而不是“招商引資”。

我們從事的是冶金重工業,園區的定位是“不鏽鋼産業鏈”。當電廠沒有建成、碼頭沒有建成,口岸沒有開通,生活設施沒有的時候,別人是不敢就到你這裏投巨資的。因此,我們的第一個項目,就是公司自己投資的項目。

隨著園區的建設,第二個項目中國國有企業、日本企業都進來了。第三個項目我們投資的比例更加小了。這個過程,就是通過招股引資,把股份招過來,把産業鏈形成。

第四招,是“粗放”而不是“集約”利用土地。


员工宿舍2.png

印尼青山工業園區的宿舍區、球場、員工活動中心


我們在印尼的工业园区有2012公頃土地,但只用600公頃來建設。因爲這個地方土地多,價格便宜,而且印尼法律有規定,政府批准的工業用地,只能有60%的土地用于建設,40%必須保留,不能動。

這麽做,反而帶來意外的收獲。我們剛剛開始采礦的時候,曾遭遇當地民衆大規模抗議示威,然後我們看到,示威的人遠遠地站在那裏,有大喇叭,大紅旗,但站得稀稀拉拉的。這些人爲什麽站那麽遠?因爲他們必須站在公共土地上,否則,警察就有權找他談話。如果他們站在公共土地上,無論喊什麽,警察都毫無辦法。

有過這個經曆,我們之後再買地建廠房,就預留一條很寬的隔離帶,有人來遊行示威,你在外面盡管喊好了。

由于我們生産要用水,所以我們把河流可能經過的道路以及河流區兩邊的土地全部買了。爲什麽買了呢?因爲我們取水,再加上洪水,這條河流會把河岸邊沖塌下來。如果把別人的地沖塌了,我們就賠不起了。

實際上,印尼老百姓很樸實,並不想怎麽樣,但是由于根深蒂固的土地資産私有權觀念,這塊地是我的,如果因爲你取水把我的土地沖了,那這輩子你要養我。于是,我們提前就把地買來,怎麽沖,都是沖自己的,徹底消除了賠償風險。

第五招,把“圍牆內”和“圍牆外”事兒分頭管理。

印尼青山工業園區的建設速度爲什麽這麽快?因在短短五年不到的時間裏面,34.15億美元的資金都紮下去了。

主要一點就是我們成立了園區公司,我們園區公司的目標,就是使印尼青山工業園區內的建設施工條件、運營條件跟中國國內的差不多,所有的問題園區公司把它堵在“圍牆外”。所以我們就把複雜的社會公共關系事務全部交由園區公司解決。那園區公司的錢從哪裏來的呢?我們就在碼頭上加個碼頭附加費,公開透明地向入園企業收取。

第六招,依靠印尼員工創造中國速度、中國質量。


【新】园区运动会_副本.jpg

△印尼青山工業園區趣味運動會


在印尼搞重型傳統産業,必須依靠當地員工,這是我們赴印尼必須想明白、想清楚的事情。我們要適應印尼的勞動用工環境。

在印尼,政府、官員最關心的是外資企業能夠爲本地提供多少就業崗位?因爲創造就業崗位,跟選票數量直接相聯。而企業拉動GDP跟選票沒有大關聯,因爲GDP是国家的,绝大部分的税收是收归中央政府,跟縣长、省长也没有什么关联,大关联的是就业的问题。所以我们就致力解决当地的就业问题,实现园区快速建设、提高产值,必须依靠印尼本地员工。

印尼人有很可愛的一面。你讓他做一件事,他會很認真地去做。但是你今天讓他這樣做,明天讓他那樣做,他就會不適應的。你讓他不斷地做同一個事情就可以,然後跟他交朋友。

2009年,我曾批評一位印尼的高管,他沒有反駁。後來我了解到,是我批評錯了。他很可愛,習慣不爭辯,領導跟他怎麽說,他就接受,他不會給別人挖陷阱,更不會把錯誤推到別人身上。在他們身上,我們看到清純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所以中國的高管喜歡印尼人,非常好,只有真正從心底裏喜歡他,才能夠培養他,才能夠愛他,才能夠讓印尼員工發揮價值到最高。



作者簡介

黃衛峰

青山钢铁董事局副主席,沙龙国际董事长,印尼经贸合作区青山园区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工商管理碩士,高級工程師

1982年畢業于浙江大學電機工程系

1998年畢業于浙江大學經濟管理系MBA  碩士學位

1982年至1993年,曆任溫州電機廠副廠長;溫州市機械工業總公司副總經理、總經理;

1993年至1998年,任溫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分管工業、交通、科技、質量監督、重點工程、電力、郵電等;

1998年至2004年,曆任中國浦發機械工業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兼副總裁、總裁兼黨委書記、董事長兼總裁;

2004年至2005年,任上海金橋加工區管委會副主任、上海金橋功能區管委會副主任、上海金橋集團副總裁;

2005年至2007年,任哈爾濱高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20077月至今,任青山鋼鐵董事局副主席,上海鼎信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20139月至今,兼任印尼經貿合作區青山園區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


中國印尼綜合産業園區青山園區簡介

位于印尼中苏拉威西省Morowali縣Bahodopi镇,紧靠省际公路,离海岸约一公里,建区企业(园区土地所有者、园区管理者)为印尼经贸合作区青山园区开发有限公司(PT. IMIP),PT. IMIP由沙龙国际(持股66.25%)和印尼八星集團公司(持股33.75%)合資設立。

2015年,印尼青山工業園區被印尼工業部評爲“工業園區新秀獎”,2016年8月,被中国商务部和财政部联合确认为中国境外经济贸易合作区。

印尼青山工业园区总规划用地约2000公顷,现已具备海、陆、空齐全的进园通道和126万千瓦电厂,已建成10万吨散货码头2座、3万吨散货码头1座、5000吨码头12座、10套卫星电视接收系统、80余幢生活用房、4幢辦公用房、1幢接待用房、4座通訊二級基站、1套引水设施、2座清真寺。截至2017年底,园区及入园项目实际完成投资额34.15亿美元。


网站地图 上海鼎信投资(集團) 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金策營銷 滬ICP備08110011號-2 滬公網安備31011502010431號
  • 青山控股集團
  • 青拓集團有限公司
  • 青山慈善基金會
  • 瑞浦能源有限公司
  • 上海衆山特殊鋼有限公司
  • 上海新研工業設備股份有限公司